太极神功的创立,难道真是『随缘』?

影评 , 乐评
228 0

每部经典电影都有首过耳不忘的主题曲,《太极张三丰》也概莫能外。

不过让我意外的是,《随缘》这首主题曲并非胡伟立先生创作,而是罗大佑作曲,林夕作词——对,就是王菲的御用词人林夕。

林夕其人其词

一说到林夕啊,我觉得他真是个奇人。为啥这么说呢?

先来看看哪些经典歌词是他写的吧:

等到风景都看透,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
从头到尾,忘记了谁,想起了谁
有生之年能遇见你,竟花光我所有运气
怪你过分美丽,怪我过分着迷
若只是喜欢,何必夸张成爱
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我永远不必等,所以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

再来看看凤凰网给他的评价:

林夕的词从意境与文学性的结合上,到达了中文词作的一个备受仰望的高度。
他的作品往往在音律上朗朗上口,在形式上美绝人寰。同时他的词中意境迷离朦胧,给人以很大的回味空间。
他的词作在意象表达上的高人一等来自于他文学上的造诣。毕业于香港大学中文系的林夕擅用各种修辞描绘缱绻情感。
排比、比兴、象喻是其最常用的手法,用婉转曲折甚至隐晦的方式摹饰复杂多变的情感,更给了人们无限的想象空间。

曾经一度,我认为这个笔触温婉动人的歌者是个女人,一个敏感如雨后觅食的小鸟雀的女人,在庭院之中看似自由自在,实则浑身上下都紧绷着,屋檐落下水滴坠入水缸的声响,也能让它振翅高飞。

然而,事实却让我惶恐了,因为他是个男的,一个文质彬彬,目光流转中总带淡淡忧郁的男子,似乎一片羽毛落在他的心湖,都能激起惊涛骇浪。

他本名叫梁伟文,据他自己介绍,『林夕』这个笔名实际上是他在翻阅字典时看到简体字『梦』,很喜欢,然后将它拆开而来。

或许是一语成箴,林夕后来真的就用自己的才情和笔触,为歌迷和听众编织了一个又一个五光十色的梦。

阴柔如《眉来眼去》中的『无情或是有意或是怎么,即使多不清不楚 目光早侵占我』,刚烈如《皇后大道东》中『知己一声拜拜远去这都市,要靠伟大同志搞搞新意思』……

敏感如《流年》中『你在我旁边,只打了个照面,五月的晴天闪了电』,洒脱如《K歌之王》中『我已经相信有些人我永远不必等,所以我明白在灯火阑珊处为什么会哭』……

平白如《你快乐所以我快乐》中『你眉头开了,所以我笑了』,晦涩如《难念的经》中『吞风吻雨葬落日未曾彷徨,欺山赶海践雪径也未绝望』……

恍惚间,我忽然感觉林夕作词,就像胡伟立先生作曲一样,只要客户需要,他们总能创作出让人满意的作品。

这种逆天的能耐,非大才情不能胜任!

关于《随缘》这首歌曲

就拿《随缘》这首歌曲来说,旋律四平八稳、周正大气,十分的耐听,歌词也写的很巧。

由于电影本身主题是讲张三丰创立太极,所谓『太极生两仪』,太极者天地未开,是为包容;两仪者阴阳,是为矛盾。

于是,林夕抓住这个核心,从『黑白』『好坏』『胜败』『去来』『有无』『虚实』『快慢』『动静』等八个角度矛盾二者的相克相生,写尽传奇武者张三丰光风霁月、与世无争的情怀,可谓一绝。

然而,这首曲子到了胡伟立先生手中,在他一番外科手术式的解剖和重构后,立马又呈现出另外一种意境。

二胡和琵琶之弦凝滞拖沓,旋律冷涩几欲暂歇,勾勒出一幅太极初创时的艰辛与不易。
而架子鼓和镲的融入,铿锵有力,又表明太极初创虽说不易,却是一步一个脚印,走的很扎实,开天辟地般的创举指日可待!
画风从黑白相克相生的洒脱大气,忽然转成神功初创的冷峻苦涩,就在一念之间,简直神了!

最后更新 2021-02-18
评论 ( 0 )
OωO
隐私评论